高光作客搜狐读书聊天实录

  高光,笔名熊沐。曾在八十年代写纯文学小说,先后在全国获各种奖项。以熊沐为笔名的武侠小说在大陆发行三十八种(部),在港台海外发行二十余种(部),在东南亚甚受欢迎。武侠小说以写感情和故事见长。

  小说《挣扎》由中日改编合拍的电影《葵花劫》在日本大受欢迎。先后著有历史小说《秦王恨》《虎符》、《西施泪》、《岳飞与秦桧》、《孔子》《司马迁》六种(部),为昆仑出版社出版;现代小说《生死荣辱》由作家出版社作家文库版。现代小说《北方图腾》由昆仑出版社出版。《虎符》为金天地公司高价购得电视剧版权,正在筹拍四十二集电视剧《虎符》。《秦王恨》为另一公司购买版权,正在筹拍。《西施泪》与《岳飞与秦桧》正在洽谈版权。

  《孔子》由天与地公司筹拍至今未果,现由红菲林公司续接筹拍。《司马迁》正在筹拍中。

  小说《孔子》、《司马迁》已由韩国出版方购得版权,正在翻译出版,韩国将在十月约请作家出席签售会并召开《孔子》、《司马迁》讲学会。 作家现正在写电视剧本《我想有个家》,二十五集电视剧,主要是讲述一群罪犯子女在儿童村的感人故事,此剧正在拍摄中。

  水龙吟:欢迎著名历史小说家高光老师作客我们搜狐聊天室!

  高老师好,请谈谈您的新书《司马迁》,书名既为《司马迁》,但却没有像一般的人物历史小说那样从小到大地顺叙主人公的成长经历,而是一开始就从朝堂上司马迁为李陵说情下狱拉开整个故事,为什么选择这样很激烈的开篇?

  高光:文人的心胸都很敏感,尤其特别在重大变故的时候,他常常心跳加剧,没有其它所谓社会精英这种镇定和应变能力。司马迁在这个时候,应该说是他一生之中最关键的时刻。他还把自己太文化了,使人产生了错觉。

  很多人面临一个事件的时候,会聚精会神的想怎么陈述这个故事,完全忘记了陈述这个故事时候的利害,以及自己是不是会卷进这个漩涡去。司马迁为李陵说情是为了一种正义,激昂。

  水龙吟:其实他和李陵并没有深厚的私谊,只是觉得李陵冤枉?

  高光:李陵很冤,李陵其实本身就是一个棋子,一个棋子对帝王而言是舍弃还是保留都不重要。司马迁却要从李陵一家的功过上来讲李陵的重要,这在帝王面前就显得太不可思议了。所以他一开始就走向了悲哀的结局。

  水龙吟:所以您在一开始就选择写对他产生最重大影响的事故。

  我注意到你在写作说明中将司马迁的《报任安书》与卢梭的《忏悔录》相提并论,认为两者一样具有一种痛彻心肺的强烈的内省意识,为什么这么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