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非裔市长回忆痛苦成长史:再多财富也改变不

  美国非洲裔男子乔治·弗洛伊德之死持续发酵,美国的种族主义问题再次得到广泛关注。近日,美国明尼苏达州首府圣保罗市非洲裔市长梅尔文·卡特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采访,讲述了自己的成长史和家族经历,称其充斥着因肤色而遭受的歧视和区别对待。

  

  美非洲裔市长:“我们都是乔治”

  卡特于2018年当选圣保罗市市长,他也是该市首位非洲裔市长。在其成长过程中,他常常因为肤色遭遇过度执法。例如,他的车尾灯坏了,他在尾灯上贴上红色胶带,在路上却被警察拦下。警察解释称,他被拦下仅仅是因为红色胶带上有一些白色斑点。

  

  即使卡特成为了市议员,这种经历也时而发生。卡特说:“你开始意识到这不是随机的,这与我是谁和我长什么样有关。”“如果我必须是一名市议员、一名市长或一名警官的儿子,才能得到作为一个人的基本尊严,才能在遵守法律的情况下不被警察拦下,那么这就是问题的根源。”

  卡特的父辈同样有着因肤色而遭遇歧视的痛苦经历。

  在上世纪70年代早期,由于一桩诉讼案要求圣保罗市警察局废除种族隔离制度,卡特的父亲得以成为该市最早一批非洲裔警员。但当卡特父亲进入警局后,一些白人同事直言不讳地告诉他,无论发生什么,他们都不会支持他,“因为他是黑人”。

  卡特的祖父也叫梅尔文·卡特,是一名海军老兵,一生大部分时间在铁路上做搬运工。但那时,人们不叫他“梅尔文”或“卡特先生”,只叫他“乔治”,因为所有非洲裔民众都被叫作“乔治”。“作为一名搬运工,你的名字、你的经验、你的级别都不重要,每个人都叫‘乔治’。”

  CNN报道称,2002年的一部电影《名叫乔治的一万名黑人》记录了这类现象。

  卡特说,从许多方面看,非洲裔民众的境遇没什么改变。“对每一个美国黑人来说,无论你是律师、建筑师、会计,还是市长……再多的钱也无法改变我们都是乔治的事实。”

  外媒:白人至上的美国种族主义从未改变

  卡特的经历并非个例,外媒认为,美国的种族主义从未消失或改变。英国《卫报》网站7日评论称,种族主义在美国不是特例,而是常态。对于非洲裔和少数族裔来说,美国一直是一个白人至上的国家,其法律体系只保护富人阶层。